武警河北省总队某支队特战一中队练兵备战记事
本文摘要:剑指特战巅峰 ——武警河北省总队某支队特战一中队练兵备战记事 新华社石家庄12月25日电 新华社记者刘新、梅常伟 集体一等功1次,个人一等功4次、二等功18次……武警河北省总队某支队特战一中队门口的2块荣誉石上,镌刻着2001年以来中队官兵荣立的109次军功

   剑指特战巅峰

——武警河北省总队某支队特战一中队练兵备战记事

   新华社石家庄12月25日电 新华社记者刘新、梅常伟

  集体一等功1次,个人一等功4次、二等功18次……武警河北省总队某支队特战一中队门口的2块荣誉石上,镌刻着2001年以来中队官兵荣立的109次军功。

   今年36岁、有着17年军龄的刘志昌,是中队指导员。荣誉石上,他曾三度留名。

   2011年夏,武警部队组织特勤分队大比武,中队5名官兵代表总队出战,刘志昌是其中之一。彼时,作为总队唯一一支特战力量,中队抓训练标准高、要求严,声名在外。

   “历次总队组织比武,我们说第二,没人敢说第一。”说这话时,刘志昌语气中满是自豪,“参赛就是奔着拿名次去的,大家有这种期待,我们也有这种自信。”

  然而,赛场上等待中队官兵的却是麻烦不断:爬大绳比平时高了6米,单一方式攀登变成了综合攀登,运动射击取代了静止射击……种种变化,他们一时难以适应,只能强撑着完成比赛。

   最终成绩,32支参赛队伍,刘志昌和队友们排名第29位。

  军人,向来视失败为耻辱。那段时间,中队氛围沉闷甚至有些压抑,官兵们都觉得抬不起头,几名参赛队员总是想办法避开人多的地方,悄悄躲在角落里。

  问题出在哪里?未来路在何方?一个个问题宛如阴霾,笼罩在每名官兵心头。有人说,课目不熟而已,多练就行;有人说,训练方式不科学,整天除了跑就是爬;也有人说,内容太老套,要与时俱进。

   “每个人的认识不尽相同,但求变求胜的心是一样的。”时任中队长王旭光说。痛定思痛,中队官兵由此踏上一段注定艰难的训练转型之路。

  副小队长吴嘉男和同批战友,就是这个当口来到中队的。只不过,他们起初并不能完全理解,中队为什么总在自己跟自己较劲:同类射击靶标,中队用更小尺寸;同等越障距离,中队要求用时更短……

  时隔多年,官兵们回想起当年往事,不少细节已变得模糊,但苦和累的感觉酸痛如昨。吴嘉男说,从年初到年尾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,花样层出不穷,难度越加越大。

   历经3年寒暑淬炼,突击时刻再度来临。

   2015年金秋,山西,武警部队数十支特战分队强强对决,中队官兵一鸣惊人,夺得团体第一名,将“特战之王”称号收入囊中。参赛队员唐相琪说:“中队的目标从来只有一个,就是争第一,赛场如此,战场更如此。”

   同在那年,驻训地发生暴力袭击事件,中队官兵果断出击,击毙击伤犯罪分子各1人、抓获2人。

  一年后,中队首次走出国门,代表中国武警参加“勇士竞赛”国际特种兵比武,斩获2个单项第一。翌年再战,中队官兵力压17国31支强队,以绝对优势夺得团体总冠军。

   接连精彩亮剑,让人们记住了中队专属的响亮名字——“天剑”突击队。掌声如潮中,中队官兵却不能放慢脚步。

   3年前,王旭光升任所在支队副参谋长。在他看来,紧贴实战的技战术融合训练,将是中队战斗力实现进一步升级的关键。训练场边的一处山坳里,他随机藏了20个红外感应器,队员经过时,散布在山间数百米范围内的靶标就会快速显示,水平、俯角、仰角应有尽有,每次摆放的位置都各不相同。

   “制式的训练场容易练出制式的思维,越随机越能练出真本事。”王旭光说,在某些方面,中队已由过去“跟着学”变成了如今“领着跑”。

  现任中队长李毅履新之初,有人曾善意提醒,中队正处巅峰时期,守好摊、不出错就是成功。可他没放心上,接连建成射击、反恐两个研修室,一有时间就带着官兵泡在里面,研究国内外特战同行的先进组训方式和经典战例。

  尹仁志、黄忠泽,原所在单位的训练尖子,2019年8月通过严格选拔加入中队。谈及4个多月的特战体验,他们坦言,中队训练强度大、要求高,适应起来并不容易,但提到未来,每个人眼神中都透着兴奋,“我们还年轻,再好好练几年,就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、打不赢的仗”。

   同样奋力书写答案的,还有狙击手赵鹏和突击手付瞳,2017年总队比武冠军;侦察员尹茂阁,2018年总队比武冠军……

   剑锋所指,特战巅峰近了,又近了。(参与采写:耿鹏宇、张丹)

月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