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和忠诚有个约定】“我们是标兵” _光明网
本文摘要: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执勤三大队玉环中队,已经连续32年被上级表彰为先进单位。今年,官兵们的目标是努力争取第33次被评为“先进中队”。 “一群战士在一起,玉环中队的兵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指导员陶宜成说。 在台州支队其他中队眼中,玉环中队就像“别人

  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执勤三大队玉环中队,已经连续32年被上级表彰为先进单位。今年,官兵们的目标是努力争取第33次被评为“先进中队”。

  “一群战士在一起,玉环中队的兵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指导员陶宜成说。

  在台州支队其他中队眼中,玉环中队就像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他们参加过42次上级比武,24次第一、11次第二、7次第三;他们保持着支队17分11秒的5公里武装越野纪录,和单人连续1250个鲤鱼打挺的纪录。

  中士张凯只要参加比武,大家都默认他会是第一,因为他是玉环中队的跑步健将。“但这并不轻松,甚至有时压力更大,别人卯着劲想把我比下去。”他说。

  2013年8月5日,张凯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。那时支队组建应急班,他经历了最艰难的一次5公里武装越野训练。

  玉环中队官兵开展抢险救援训练。

  那天,烈日炙烤着大地。5公里越野的第一程是一个长长的山坡,穿着沉重的武装防护服冲出去没多久,张凯就感觉到头晕恶心,他估计自己可能中暑了。

  冲到3公里时,张凯的脚步开始有些踉跄,嘴里泛着一阵阵血腥味。“要不停下吧。”他跌跌撞撞地放慢了脚步,紧跟在身后的一名其他中队的战士就超过了他,接着,又有数人从他身边跑过。

  望着漫长的跑道,张凯知道,如果自己不冲上去,这一次的第一名将不属于玉环中队,那将比中暑和咳血更让他难受。于是,几秒钟的短暂休整后,他重新冲了出去。

  最后1公里是林间的环山路,张凯已经忘了自己是如何坚持下来的,只记得总是看不到终点,麻木地像是跑了一个世纪,“随时都要栽倒下去”。后来他才知道,那个曾超过他的年轻新兵,因为中暑体力不支,晕倒在了半路。

  参军入伍时,张凯一直想做个特种兵,希望能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。来到玉环中队,驻扎在海岛上,日常任务就是执勤站岗,他也曾觉得有些单调枯燥。但那天比武时冲向终点的那一刻,张凯突然有种站在战场上的豪迈感。“就像在充满鲜血和硝烟的战场上,其他人都倒下了,而我站到了最后。”

  张凯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,和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一样,守住中队的荣誉同样光荣。

  那次5公里越野比武,第一名照例属于张凯、属于玉环中队。被背下山时,他已经走不动路,但看着身边那群同样气喘吁吁的战友,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,他突然高喊:“我是玉环中队的兵,我就要拿第一!”

  但比起中队的“老前辈”,张凯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。“做玉环中队的兵就要有血性!”这是张凯从蒋彪那里听来的话。老兵蒋彪在参加比武时不慎摔倒,右膝磕破一条4厘米长的血口子,第二天仍旧参加了5公里越野,并取得第五名的好成绩。

  每一年,下连的新兵来到这座远离城市的海岛,参观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中队的荣誉室。荣誉室的墙上,一排排数字记录着中队的光荣历史:连续32年被总队评为先进中队,14次评为“基层建设标兵中队”,21次被评为“先进基层党组织”,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、二等功5次、三等功11次;近年来,26名官兵因训练突出荣立三等功、34人次受到嘉奖……

  这些荣誉让一代代官兵们“压力山大”,他们需要拿出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就是为了“不把荣誉断在自己这一代”。

  下士袁林波曾看到一名老兵退伍时,把自己攒下的积蓄装在信封里,给了一名暂时还没有领到补助津贴的新兵,却又被原封不动地退回来。

  “这是你应得的。”老兵说。

  “我还没有达到应有的标准,这钱我不能拿。”新兵说。

  这两句对话让袁林波刻骨铭心。入伍四年,他深知中队要求严格。在玉环中队,日常管理工作被细化分解为8大类72个小项。临海潮湿的环境中,白墙上没有一点霉斑、一个鞋印。官兵中间流传着一句顺口溜:“出门戴帽扎腰带、被子叠成豆腐块、走路要有专人带、睡觉鞋尖都朝外、紧急集合来得快”。

  袁林波和战友们以接过中队的荣誉接力棒为骄傲。每当问到和别人有什么不同,他就会挺直腰杆站得笔直地大声回答:“我们是标兵。”

  作者:郑天然